游客发表

给领导反映问题,就事论事,不说事了非,不谈某一个人。 给领导反映聂小妹上车时

发帖时间:2019-11-03 13:47

  第二天一早,给领导反映长洲县有车来接聂小妹,给领导反映聂小妹上车时,朝万丽挥着手,大声说,万丽,南州见。万丽顿时觉得,那个坚不可摧的聂小妹又回来了,或者说,她从来就没有离开过自己,聂小妹永远都是坚不可摧的聂小妹。

等同事下班走后,问题,就事万丽忍不住打电话给叶楚洲,问题,就事叶楚洲一接万丽的电话,便高兴地说,看起来你还是很关心我呀,是不是看了文章有什么想法?万丽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叶楚洲,但话到口边,又觉得不宜和叶楚洲多说什么,叶楚洲不像康季平,康季平不在机关圈子里,怎么说、说什么都不要紧,叶楚洲不一样,他虽然下海经商了,但万丽却分明地感觉到他与南州官场这个圈子的联系仍然在,仍然很紧密,甚至更紧密,这种感觉,也让万丽对叶楚洲有了一点新的认识。但是无论万丽说不说,叶楚洲都已经感受到万丽的想法,在这一点上,万丽常常惊讶叶楚洲为什么常常会和康季平一样走进她的内心深处。等向秘书长有了点空,论事,不说翻出这些信访材料看看,真是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才知道下面是怎样在修路。

给领导反映问题,就事论事,不说事了非,不谈某一个人。

低调成立指挥部,事了非,和即将到来的高调的大规模的城市改造,事了非,都是闻舒的良苦用心,但是别说万丽,即便是闻舒,恐怕都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,在历经了千难万险,终于将大规模的改造引上正道以后,许许多多料想不到的困难接踵而来,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拦路虎,挡在了他们的面前,使他们寸步难行。仅仅一个资金问题,就将他们逼进了死胡同。第二天,谈某一个人万丽一早就起来了,谈某一个人孙国海说,你又不上班,再睡一会儿吧。万丽说,我要上班。孙国海扳着指头算了算,说,你病假还有好几天呢。万丽说,我不休了。孙国海莫名其妙地看着她,不知她忽然间犯了哪根筋。第二天大会总结,给领导反映市委书记在总结报告中,给领导反映引用了一些小组发言的内容,其中就有万丽说的话。小组讨论的时候,是有记录员的,将小组发言记录后统一交到大会秘书处,万丽猜测这又是向秘书长的作用。虽然书记报告中并没有指名道姓,但重要的是万丽知道这是她说过的话,和她同组讨论的也有几个人坐在她旁边,他们听到书记讲话,也向她微笑,示意。

给领导反映问题,就事论事,不说事了非,不谈某一个人。

第二天会上余建芳的讲话,问题,就事却让万丽大感意外,问题,就事她脱稿作报告,一个多小时,从头到尾,一字不漏地背了出来,中间连停都没有停一下,连口水都没有喝,万丽惊得目瞪口呆。只是余建芳背出来的这篇东西,并不是万丽写的,但万丽却觉得有点耳熟,正在奇怪,听到旁边伊豆豆说,这不是钱书记的报告嘛。万丽才知道,是余建芳从市委书记的报告中摘录下来,再背出来的。相比之下,许大姐的讲话虽然也是有水平的,但毕竟是照着稿子念,就不如余建芳那样潇洒,而且妇联秘书科的报告,毕竟比不上钱书记报告的水平,所以大家听下来,尤其是下面乡镇来的一些妇女干部,反而对余建芳的讲话印象深了,散会的时候,她们都走到余建芳跟前,说,余科长,你笔头子又好,口才又好。余建芳脸蛋红扑扑的,情绪很高,还意犹未尽,跟大家说,我只是初步体会,初步体会。她们边走边说话,走得慢,弄得余建芳像个首长似的被众星捧月了。第二天去开会前,论事,不说万丽犹豫了一下,论事,不说总结了上次妇联茶话会的经验教训,穿了一件红白相间的蝙蝠袖毛衣,照了照镜子,觉得有点刺眼,想换掉,但一瞬间脑海里涌现出上次伊豆豆穿桃红套装时的风采和自信,就坚持下来,没有换。路上有点堵,万丽赶到会场时,已经稍稍迟了一点点,后面大半的座位都已经坐满了。一眼看过去,全是深色的西装和乡镇企业生产的土灰夹克衫,给人的感觉特别沉闷。因为往后面坐的人多,就有负责会议安排的同志站在会场的过道上,扬着手,对每一个进会场的人喊道,往前排坐,往前排坐。万丽本想挑

给领导反映问题,就事论事,不说事了非,不谈某一个人。

第二天上班后,事了非,向秘书长让林处长和万丽去他办公室,事了非,布置下一步的文件起草工作,正在这时候,电话铃响了起来,响得惊心动魄,措不及防的万丽,心里一阵乱跳。

第二天上午是丫丫打预防针的日子,谈某一个人万丽昨天就请过假,谈某一个人上午没上班。到下午去的时候,刚进办公室不久,计部长就来了,柳科长措手不及,一时不知道该干什么,张着两只手,说,计部长,我给你泡杯茶?计部长手里正捧着个茶杯呢,不由得笑起来,说,老柳你紧张什么,我手上的茶杯你都看不见?柳科长很难为情地笑了笑,说,计部长难得来——计部长说,又批评我了,是不是,不就是说我官僚主义吗。柳科长尴尬地支吾了一声,干脆不说话了。计部长说,老柳啊,我和小万说点事情。柳科长赶紧说,我正要到文化局去一趟。就走了出去。万丽刚刚回到办公室,给领导反映伊豆豆就跟了进来,给领导反映直视着万丽,她的眼睛里竟有了一种万丽从来没有见过的冷意,伊豆豆说,万总,建群集团的老总跳楼了。万丽顿时惊得没有了反应,过了好半天,才喃喃地说,向一方拿了他那块闲置了三年的地?伊豆豆冷冷地说,没有死,伤得很重,可能会终身瘫痪。万丽就觉得,自己心里那块坚硬的东西,继续一点一点地在扩大,在扩大。她想制止它扩大,但她制止不住。伊豆豆顿了顿,又说,李秋的电话又来过了。伊豆豆眼中的冷意,使得万丽无法直视伊豆豆,她低垂下眼睛,说,我知道了。

万丽刚回到办公室,问题,就事叶楚洲的电话就过来了,问题,就事直截了当地说,万丽,其实在香镜湖那天晚上我就想告诉你,但是忍住了没说,想等消息确切了再告诉你,现在消息确切了,南州的市政府班子里,一直没有一位女副市长,这是今年一定要解决的问题,你是三位候选人之一——他忽然一笑,又说,虽然我认为这是一种性别不平等措施,但你还是要抓住这个不平等去争取自己的进步。万丽刚来不久,论事,不说了解了一点耿志军的脾气,论事,不说但还不很了解耿志军的酒量,怕他失控,赶紧说,耿总,慢慢喝。耿志军不客气地说,虽然你是一把手,但在喝酒的问题上,你靠边站站!刘坤的斗志,果然被耿志军挑了起来,结果,两个人都喝多了,散席的时候,万丽走在耿志军后边,看耿志军走得跌跌撞撞,她心里涌起感激之情,等刘坤上车先走后,万丽对耿志军说,耿总,谢谢你!耿志军却喷着酒气,轻蔑地看了看她,又轻蔑地说,你以为我是照顾你?告诉你,我实在看不惯女人逞能!看了来气!万丽目瞪口呆,看着耿志军摇摇晃晃上了自己的车,听得车子发动起来,才醒悟过来,惊得喊了出来,哎——耿志军哪里听得见,就算听得见,他也不会停下来。他人虽然已经喝得歪歪斜斜,开的车,却一点也不歪斜,既快又稳,一眨眼就不见了影子。

万丽刚想放松一点,事了非,向问却丝毫不给她时间,事了非,马上又说,现在有个位子,三种可能,想听听你自己的想法,一个是留在宣传部,宣传部的同志也很欢迎你回去,好处呢,你也可以驾轻就熟一些,再说了,作为一个女同志,在宣传部工作还是比较合适的;第二个去处,现在就调一个单位,到政府那头,旅游局缺一个副局长,你过去,与你的专业可能不太一致,但也可以学起来嘛;第三呢,市里正在筹建旧城改造指挥部,赵副市长兼任总指挥,建设局刘局长兼第一副总指挥,你如果去当他们两个的副手,行不行?万丽跟他实在说不清,谈某一个人她的理由也实在是说不出口的,谈某一个人即使说出了口,孙国海也一样不能明白,不能接受的,干脆就不啰唆了,直接地说,孙国海,要么你去,要么我去。孙国海说,为什么?万丽说,反正两人不要一起去。孙国海本来准备中午好好热闹一场,被万丽这一盆冷水浇的,满心冰凉,但是看万丽这么坚持,又这么冷着脸,他也只好让步了,不情不愿地说,你实在不要我去,我也没办法,但是我答应了刘坤的,我得去照个面,敬他两杯就走,你看怎么样?孙国海已经让到这一步,万丽也不能再得寸进尺,却仍然放心不下,问道,到时候你能走得掉?孙国海说,想走还有走不掉的?万丽说,那就好。说完这事,万丽喝了口水,就先走了,开门时,听到孙国海说,不跟我一起走?万丽心里忽然有点难过,也觉得自己对孙国海有点过分了,回过头来说了一句,单位还有点事,先过去处理一下。

相关内容

随机阅读

热门排行

友情链接